帥不過三秒

天若有情天亦老,自用随意就挺好

我们的工作是搬运生命和死亡。


我爱德狗 德狗爱我.jpg要满潜了纪念一下

两张呵总除个草 

有水印的不要自用~其他随意 MUA

【叶喻108夜-第68夜】不可追(上)

我🍃🐟!!!这鱼好辣a 是剁椒鱼了…!!

大噶吃完对厨子热情一点 就有后续(鱼)看了(吃了)(@ ̄ー ̄@)

千上:

※总裁叶 x 设计师喻


※本质是个沙雕


还是没写完……




1、


新装修的公司里成排的绿植随处可见,让整个地方都洋溢着蓬勃生气,简直像一个小型热带雨林。


方世镜打头阵,后面跟了四个年轻人。


“是蓝雨设计的方总监吧?抱歉,叶总的会议还需要一点时间。”


来迎接的秘书长相漂亮,对着这么一张赏心悦目的脸,方世镜也不好说什么,就跟着秘书往会客室走。


会客室所在的走廊转角的房间,对外是全透明的玻璃,正好能瞧见一群人在里面开会,一个人站在桌前手撑着直立在桌面上的文件夹正在说些什么。


似乎是接收到视线,那个人转头瞧了过来,他看了两秒钟,才点头向蓝雨这边的人打招呼。


秘书说道:“请稍等,我去给大家泡茶。”




蓝雨跟着来的年轻人平时在自家单位穿着都很随意,现在一个个衬衫西裤的看着精神了不少。


“啊,我有点紧张……”


“我老觉得哪里卡到了,脖子那边有点戳。”


徐景熙让李远帮他弄领子,宋晓在借着玻璃反光理头发,喻文州明显已经走神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世镜看着这帮不省心的小崽子,说:“就是见个客户,紧张什么啊。”


徐景熙一边转脖子一边说:“之前哪次见客户是整个小组到甲方公司见老总啊,老方,这个阵仗就非常可怕。”


“毕竟是第一次公开宣传,好好听人家的诉求就行了,工作是一样做的。还有等会儿人来了,记得叫我方总监,别没大没小的。”


“是是是,方总监。”


这时秘书端着茶盘来了,李远眼明手快地过去帮着拉开玻璃门。


“谢谢。”


李远忙说:“不客气。”


“叶总很有时间观念的,应该还有几分钟就好了,请各位慢用。”


“没事,正好小伙子们放松一下,他们有些紧张。”


秘书笑了,点点头出去了。


宋晓:“哇,李远你脸好红!”


李远:“什么啊……你别乱说。”


方世镜:“宋晓你别闹他了。”


徐景熙:“姑娘确实很好看啊,脸红也正常,别不好意思。”


宋晓:“他们这公司好多帅哥美女啊,刚进来我看见几个都长得不错。”


徐景熙:“难道面试的时候要看脸的吗?”


李远:“他们老总长得也不错啊。”


宋晓:“哇你暴露了你居然还盯着男人看!”


李远:“什么啊???你难道敢说他不好看吗?景熙你说!”


徐景熙:“不好意思我近视我没看清楚。”


李远:“哇你这个家伙,文州你给评评理呀。”


喻文州:“啊?”


被喊到的喻文州没反应过来。


徐景熙凑上来说:“刚我就想说了,你今天有点不对劲。”


说完宋晓跟李远也凑上来问:“怎么了?”


喻文州笑了笑,说:“就是紧张了。”


“你可从来不紧张的!”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


喻文州脸上笑意盈盈的,看着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方世镜问了一句:“文州,还行吧?”


喻文州点点头,转头问:“你们刚问我什么呢?”


李远神秘兮兮地问道:“就是问你,你觉得他们老总帅不帅。”


“哦,”喻文州拖长音调,“他呀——”


话没说完,正主正好散了会往会客室走过来了,几个人马上正襟危坐,安静如鸡。


“不好意思,久等了。”


方世镜站起来和对方握手,说道:“没事没事,我是蓝雨的方世镜。”


“方总监你好,我是叶修。”


“叶总,这几个是我们这次的项目组成员,”喻文州是主美,被第一个点出来,“这是喻文州。”


叶修走上前一步,非常亲切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喻设计师?久仰大名了。”


喻文州笑得很客气,说道:“哪里哪里,还是叶总您声名远播。”




“以上这些条款我这边都没问题,就是有一点,我想加一条,为了更高效率地沟通,我希望在合作期内,贵公司的团队能暂时在兴欣工作。”


“额,叶总这个……”


叶修拿出了支票本,说道:“额外的要求会付额外的薪酬。”


这“你说个数字”的架势实在是无法拒绝,方世镜只好打电话回去给老总报备。


趁着这点时间,叶修站起来,其他人要跟着站起来被他摆摆手制止,随后他走到喻文州身边弯下腰说:“喻设计师……”


喻文州抬头看着叶修。


“听说,”叶修凑近了一些,“——你跟别人说我死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完美无缺的笑容:“前男友都是死的,不是特别针对你,别往心里去。”






2、


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回自己座位去坐着了。


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太过自然,旁人根本猜不到他们刚说了什么。


方世镜打完电话转身回来,随口问了一句。


“叶总,听说——”


喻文州正在转笔的手一顿,笔掉在了桌子上,叶修拿着茶杯的手一顿,杯子磕在桌面上。喻文州拿起笔来接着转,叶修盖上杯盖抬头听。


“——您比较满意我们小喻?”


“嗯?”


“满意他的设计风格。”


叶修清了清喉咙,说道:“是的,我很仰慕喻设计师。”叶修转头看了看,笑着说,“我看过贵公司的画册,非常喜欢。”


方世镜舒了一口气,说道:“那这次他们小组留在兴欣工作时,就由喻文州负责所有事宜,我就不留驻了。”


“噢,贵公司肯定也有很多其他业务需要您去领导管理,这样的安排我没有意见。”


“那行,小喻你加一下叶总,到时候你们直接沟通。”


叶修问:“微信?”


喻文州点点头,翻出自己的二维码让叶修扫了,很快收到了好友申请。叶修的微信名字就是叶修,头像是自己的照片,似乎还是请摄影师拍的艺术照,喻文州瞄了一眼就放回去了,然后听到对面叶修轻轻笑了一声。


喻文州的微信名字是个鱼的小图标,头像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可能还是他自己画的,叶修给他备注完名字,顺嘴就说了:“头像很别致。”


喻文州摆了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


方世镜又说了一句:“微信传文件有大小限制,QQ也加一下吧,方便一点。”


喻文州说:“哦,稍等。”


叶修嘴唇动了动但没说话。


喻文州点开QQ,稍稍避开其他人的视线,在黑名单里把人加回来,嘴上倒是一点停顿都没有:“叶总您QQ号多少我加一下。”


叶修很配合地报了一串数字。


老实说喻文州谁的QQ号都记不住,考虑到叶修可能会用新QQ还核对了一下号码,同时看到了叶修的头像。


以前以为拉黑后头像不会更新,现在发现是叶修确实没换过,还是三年前那一个。




叶修看了眼手机显示的时间,说道:“已经11点了,大家留下来尝一尝兴欣的工作餐吧,正好这点时间让陈秘书带你们去看一下办公区域,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方世镜立刻心领神会:“叶总您有事您先忙。”


叶修点点头:“那我先失陪了。”


蓝雨一行人去了叶修给他们留的独立办公室,窗明几净,阳光很好,空气净化器一直开着,每个桌面上都是两台显示器,还没开机就看起来配置很好,椅子也是人体工学椅。


李远小声问:“这算不算有钱任性?”


徐景熙:“叶氏的大公子,可想而知了。”


李远:“行吧,老方,我们什么时候也把电脑更新换代一下啊?”


方世镜:“这就眼红上了?要不你跟着他干算了。”


李远:“我生是蓝雨的人死是蓝雨的死人!”


宋晓:“这求生欲,啧啧。”


方世镜:“他刚回国,兴欣是他开的第一家公司,你们也该看得出来他非常重视,所以——”方世镜眼神转了一圈,“都给我认真严肃一点,别当还是在蓝雨呢整天吊儿郎当拖拖拉拉的,在这儿没人给你们擦屁股。”


徐景熙:“一个老方倒下去,一个文州站起来!”


宋晓:“对啊,我们有文州呢!”


方世镜:“嘿!你们就指望文州吧。”


喻文州没接话,坐在椅子上转了两圈,像是很满意椅子的角度。


徐景熙:“我们的逗哏今天不在状态啊。”


“我在想,”喻文州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他确实挺帅的。”


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喻文州这个“他”指的是谁,全部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是!能入我们远哥眼的男人能差吗?”


“滚啊!劳资笔笔直!”


喻文州脸上波澜不惊,打开微信在置顶小群里发了一句:


“见到前任还觉得好看想日怎么办?”




兴欣的食堂是刷卡的,菜色十分丰富,陈秘书特地再拿了一张卡给蓝雨几个人买饭,说道:“这是叶总的卡,大家想吃什么就点。”


几个小年轻一阵欢呼,挤到窗口前研究点什么菜去了。


喻文州慢了两步,正好跟陈秘书走在一起,问道:“你们老总不吃饭吗?”


“还得忙会儿,他一般都要一点以后才有空吃饭。”


喻文州“哦”了一声。




之前微信里发完那句话后,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说话,喻文州想可能因为还没到午休时间大家都很忙,就没再看了。这会儿拿好饭坐下来,喻文州打开微信,群里新消息已经99+了,黄少天刷了好几屏,还给他发了十几条私聊。


烦不烦:说话说话说话!你真香了?你可从来不吃回头草的!


喻文州心里想:这不是回头草,这他妈可能是回头被草。






3、


叶修和喻文州相差三岁,一个是美院大一新生,一个是经管大四学长。本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不知道倒了什么霉一起在校门口被车撞进了医院,一个人手骨折一个人脚骨折,成了难兄难弟,你帮着我打饭我帮着你洗脸,居然就这么在一起了。


周围被惊掉了下巴的人一打又一打,结果两个人还非常稳定地谈下去了,按照黄少天的说法,这俩都是人前装模作样人后鸡飞狗跳的幼稚鬼,互相祸害也算为民除害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时候,两个人突然在一起了,所有人都觉得这俩就这么一路走下去也不错的时候,两个人又突然分手了。




“今晚有时间吗?”


现在喻文州收到了叶修发过来的信息,想都没想直接回了个“可以”。


对方又发来一句:“有没有适合聊天的地方,推荐一下。”


喻文州心想谁要跟你聊天,发了个酒吧的地址过去。


叶修找到地方的时候,深刻地领会到了喻文州不想跟他说话的意思。


灯光迷幻,音乐震天响,说话基本靠吼。


喻文州站在吧台旁边要了一瓶洋酒,见人来了就指指叶修再指指服务员。叶修点点头,走过去把钱付了。


“文州……”


“喝酒。”


叶修心里打鼓,喻文州可能不止不想听他说话,也不想让他竖着走出这个门。


还好坐下来以后,喻文州就光顾着自己喝,也没一定要让叶修喝。就是喝着喝着叶修发现,喻文州眼眶红了。叶修试图去摸喻文州的手背,一碰就被躲开了,转而是对方疑惑地看过来,于是叶修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喻文州突然就泄气了,笑了一声,凑到叶修耳边说:


“这破酒真的好难喝。”


轮到叶修发愣了。


“真的,不信你尝尝。”


先是嘴角有柔软的触感,然后是温热湿润的舌头顺着唇缝探进来,追着他的舌尖纠缠,在叶修有动作之前就已经退了出去。


那个人笑着问他:“是不是很辣?”




喻文州在洗手间弯着腰洗脸,酒的后劲有点大,他感觉自己眼皮都发烫了。脸上的水顺着脖子往衣服里面淌喻文州也没管,双手撑着台盆试图理清自己的思路。


跟着喻文州进来的脚步声越走越近,有一只手拽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顺着他的下巴摸到了耳后,在他被拽着转过身的同时,一个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


如果说扶着他脸的那只手很温柔的话,那这个吻就非常的粗暴,像是要把他拆吃入腹,他甚至还因为惯性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背撞开了小门发出很大的声响,但是对方紧紧地贴着他,直接把他压在了隔间的墙壁上。


喻文州倒是一点都不惊慌。


除了叶修,还能是谁


叶修的右手早就垫着喻文州的后脑,非常纵情地吻着他,挤压着喻文州肺部最后一点点空气,在差点窒息才前放开他。


喻文州尝到了嘴里的铁锈味:“嘶……狗吗?”


叶修凑上来轻轻的舔喻文州红肿的嘴唇,跟哄小朋友似得啄吻,还特地亲出了响,弄得喻文州又痒又燥,忍不住又跟叶修深吻起来,没一会儿就被亲得腰软了。


叶修一条腿挤进喻文州两腿之间,脸贴脸,空出一只手放在门把手上,问:“在这儿?酒店?还是……我家?”


“酒店……”喻文州气息不稳,“去酒店。”




两个人在酒店大堂里人模人样的,衣服还特地整理过,一副公务出差好搭档的模样,喻文州捂着嘴巴假装感冒严重,时不时地咳两声增加可信度。进了房间关上门,卡都来不及插上两个人就啃在了一起。等到拉拉扯扯终于走到床边,叶修却握着喻文州的双肩拉开了点距离。


叶修嘴唇动了下,说:“我——”


“你不会是年纪大了肾亏搞不动了吧?”喻文州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我技术也不错的要不你试试?”


行吧。


叶修眉头一挑,直接把人压倒在床上。


喻文州没有半点反抗甚至抬手摸了摸对方裤裆,说:“这不是挺精神的嘛?”




点我




叶修睁开眼睛,看见喻文州近在咫尺的睡脸,有些恍惚。


除了在梦里,上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叶修有些不舍地亲了亲睡梦中的人的额头,坐起来的时候惊觉自己腰酸背也痛,脸上一赧,偷偷瞄了眼确定对方没有动静就赶紧往厕所走。


怎么回事?真的年纪大了?昨天不过就做了……


几次来着?


叶修有点记不太清楚了,后来喻文州跟故意勾引他似的越叫越大声,最后变成了类似哭声的呜咽。


想到这里,本来因为晨勃半硬的东西完全翘起来了。


叶修进了厕所,把门轻轻带上,先把欲望解决了,再洗脸刷牙。酒店的一次性刮胡刀用起来磕磕碰碰,叶修只能非常小心,省的把自己弄破相了,然后他福至心灵地侧身看了一下自己的后背。


好几道细长的红色抓痕,已经结痂了,摸上去还有刺痛感。


这人,还说我是狗,自己呢?




叶修收拾妥当走出来,昨天进门的时候脱掉的衬衫就丢在厕所门口,他捡起来看了看便穿上,然后是床边的裤子,再是床头柜上的手表跟手机。


叶修慢条斯理地戴上手表,表盘上显示的时间是八点过一刻。叶修的计划中,昨天的会面只是聊天谈心,所以他今天其实另外有安排,只不过有个人不管任何时候都特别擅长打乱他的计划。




喻文州醒过来时觉得全身像被碾过一般,腿酸得发抖,他看向光源——窗户被拉开了一条缝,叶修衬衫西裤齐整得站在那里抽烟。


“要走了?”


叶修应声回头,喻文州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很普通的问句,语气非常平静,可还是让叶修心酸起来。


不,他不想走,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叶修随手把烟掐了,走到床边凑上去就亲,给喻文州一个满是烟味的吻。他凑得非常近,双眼盯着喻文州,低声说道。


“不走。”


说完一只手还摸进被子。


喻文州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那你穿个屁的衣服。




两个人又在床上厮混了半天,直到实在是都饿的不行,才放开彼此。


喻文州坐着捞衣服穿,腰两侧都有点青紫,叶修见了就凑过去亲那地方。


“干什么呢?痒……”


叶修笑了,想问喻文州等会儿想吃什么,话没说出口,喻文州倒是先说了一句:


“我等会儿约了人吃饭。”


叶修也没什么不高兴,就问:“那我去接你?”


“下午有事儿,不知道几点结束。”


“我可以等你。”


喻文州回头看看叶修,说:“不用了吧。”


这下叶修品出点味道来了。


“那……什么时候再见面?”


“现在不是天天见得着么,叶总?”


叶修摸索着喻文州的腰,说道:“我是说像这样。”


喻文州回头扫了叶修两眼:“看下周什么时候有空吧?”


叶修的手顿了顿,问:“下周?这周不行?”


喻文州笑了,说道:“都周六了,我只想跟你搞一搞,你却想天天搞我?这买卖怎么算怎么亏,不行。”






5、


天马行空的水瓶座,特立独行的艺术生。


喻文州一个人占了俩。


叶修没有因为喻文州的话生气,那些明显是气话的言语打击不了他,他只有一些小失落,原本以为进展飞快还很开心,没想到喻文州爽完就要跑。


想想也是,当年该解释的时候没解释,现在想解释的时候人家不听也是活该,叶修理解喻文州,他不怕喻文州还在生气,只怕他毫无反应,那才真的是无法挽回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


之前是喻文州主动追得他,要再追回来也没有多少经验可以借鉴,但叶修是一个一旦认定目标就绝不会轻言放弃的人。


而且,他非常明确地知道突破点在哪里。




黄少天在将近11点半的时候等到了喻文州,见人来了他默默收起手机,把菜单递了过去。


感觉到对方正在打量自己,喻文州翻着菜单头都没抬。


“你想问就问。”


“是你让我问的不是我八卦逼问你啊,你跟老叶到底怎么回事儿?去之前就说了直接把他当死人怎么就突然好看想日了你这也太没有原则性了真的非常想谴责你!老叶不就长得高点帅一点咱周围一大把帅哥你怎么就在这颗树上吊着下不来呢?”


喻文州还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脸就心跳加速,可能命里犯他吧。”


黄少天抖了抖起来的鸡皮疙瘩,说道:“所以现在你俩是复合了吗?那你今天怎么还能出来吃饭呢?”黄少天意犹未尽,又加了一句,“老叶不行了啊。”


“谁复合了?上床了也不一定要在一起啊。”喻文州抬起头笑得颇有深意:“你一个直男知道些什么。”


“啊你居然歧视我们直男!直男怎么了?老叶之前不也是直的?”


“他啊,他就是你们直男无知又自负的典型。”


虽然说得嫌弃,但是喻文州脸上的表情非常温柔,像是想到了什么,还笑了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以前你俩在一起的时候要吃狗粮,现在你俩没在一起了还要吃狗粮,我要跟动保组织说你俩欺负单身狗,汪!”


“这顿我请客,乖。”


“嘿嘿,算你还有点人性。”




周一开始,喻文州、徐景熙、宋晓和李远就在兴欣打卡上班了,几个人按照之前开会讨论的初步方案开始分工,一个制作广告海报,一个制作画册折页,一个搭建公司网站,喻文州则负责最主要的LOGO和主体形象设计。兴欣成立没多久,文字和图片素材都不是很多,拿着这些资料要做出花来挺困难的,只能在主色调的基础上尽量摸索。


喻文州拿着单反把兴欣整幢楼各个角度拍了一遍,再在楼里面把能拍的地方都拍了,最后去找了陈秘书,表示要给员工拍点人像当素材。


“还是喻设计师想得周到啊,我去问一下叶总。”


喻文州本来想说叶总就算了,叶修有摄影师拍的照片,虽然是棚拍,但喻文州自认技术跟专业的还是有差距,可叶修立刻就安排下去,还喊人从市场部拿来了做活动用的灯箱当作补光,让喻文州在他的办公室帮他拍几张。


喻文州看着取景框里的叶修有点走神,最近大概是真的忙,叶修眼底的青色挺明显的,但是双眼又十分有神,正炯炯地盯着自己。


不,是盯着相机。


这时,陈秘书走上来问:“要不脸上涂一点?我带了化妆包的。”


其实PS也是能遮掉的。


但喻文州只是点点头没说话,陈秘书就回她的办公室拿了一个小包,变戏法似的拿出好多瓶瓶管管。


“叶总您这黑眼圈要遮一下。”


“嗯。”


叶修闭上眼睛。


陈秘书为了好上妆,手指轻轻抬着叶修的下巴让他往光源转一点。


真是俊男美女,郎才女貌。


喻文州这么想的时候,叶修突然睁开了眼睛,向他看过来。


如果说,叶修的长相原本就非常对喻文州的胃口,那么上妆后灯光一打,这脸就是大杀器。


偏偏这人还盯着自己看,问道:“喻设计师,我上照吗?”


喻文州老老实实回答:“非常帅。”






6、




“哎,最近叶总荷尔蒙好足啊。”


“你也感觉到啦?以前只觉得他还行,这两天简直是帅呆了!”


“是啊是啊!脾气好又有钱,这种黄金单身汉真的是……”


“你可别想了,他家里肯定给他找个门当户对的。”


“唉,想想不犯法呀。”


“听张姐说叶总请了个顾问,专门给他弄造型。”


“哇塞怪不得以前穿着运动服就来上班了,那全靠他自身条件好,硬撑的好嘛,真是浪费。”


“是啊,那顾问上周四入职的,你看看这两天的叶总,啧啧。”


“这顾问厉害啊!长什么样的?”


“据说也是个小帅哥,来办了个手续就走了。”


两个女职工虽然压低了音量,但喻文州坐在她们背后听得不能更清楚。


哪里只是“还行”!明明是一直帅呆了!现在是帅得不敢看了!见到就晃眼!


当初就是因为看叶修看出神才被车撞到,叶修想去拉他也一起遭了秧。


这当然是不能告诉叶修的。


喻文州忿忿不平,把饭戳得全是坑。


坐在对面的徐景熙投来疑惑的目光:“干什么呢?跟饭有仇?”


“这是我的心脏,我要戳烂它!”


谁叫你管不住自己,看见叶修就瞎蹦跶!


徐景熙:“?????”




“文州大姨夫来了,大家小心点。”


徐景熙一回办公室就告诫剩下两个人。


宋晓:“卧槽,比我女朋友的经期还准时。”


徐景熙:“行了行了,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你可以退下了。”


宋晓:“文州是大家的文州,我怎么可以退下!”


徐景熙:“哟晓哥儿自告奋勇了,我们要为他大无畏的精神鼓掌。”


宋晓:“别别别!文州来大姨夫,那灾害等级可是神级!”


徐景熙:“啧,平时那么好一个人,怎么就每个月都有几天会抽风。”


宋晓:“也有可能是反过来,抽风才是正常的状态。”


徐景熙:“我看你是找死的状态。”


在一边趁着午休时间玩吃鸡的李远突然插话:“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叶总有点奇怪。”


宋晓:“什么意思?”


李远:“我今天在办公室门口看见他走过去五次了。”


宋晓:“诶?有这么多次吗?”


徐景熙:“他爱走哪里走哪里,这可是他的公司。”


李远:“可每次都是在文州要走出去的时候。”


宋晓:“嗯???”


徐景熙:“盲生,你找到了华点!”




这会儿两个当事人正在吸烟室里狭路相逢。


叶修有些惊讶,掏出香烟火机问:“你也抽烟?”


喻文州摇摇头:“我来找你。”


这一层的吸烟室基本是给叶修一个人用的,其他员工知道老总要抽烟都不往这里来。


叶修熟练地给自己点了一根烟,问:“哦?找我什么事?”


喻文州的语气有些无奈:“你这是在干什么呀……”


叶修抿着嘴笑了:“你看不出来?”


瞎子都能看出来了好不好。


喻文州挑眉:“我只喜欢你的脸。”


“那没关系,我对我自己其他部分也挺有信心的。”叶修凑近了些,“再说,你是真的,只喜欢我的脸吗?”


喻文州舔舔嘴唇,说:“器大活好?”


叶修又笑了,似乎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意外,他微微歪着头,问道:“还有呢?”


喻文州想了想,一开始确实是因为脸而动心,但是他决定要掰弯叶修是因为,在不认识的时候叶修就已经不顾自身危险试图救他,在并不熟悉的时候因为自己一句家里人忙没时间来照顾他而没有回家疗养留在了医院,在有些熟悉的时候时不时背着他下楼散步尽管自己一只手骨折只能用单手托着他。


每一句笑话都有他捧场,每一个决定都有他参详,每一份快乐都有他分享。


那是真的打心眼里喜欢。


只是,叶修唯独不愿意和他分享痛苦,有什么难关都自己一个人扛着。喻文州当然知道叶修突然去美国是有原因的,而且很大几率是因为父母家庭,但是叶修不肯说,这才导致他一怒之下拉黑了叶修的所有联系方式。


既然你不想解释,那就什么话都别说了。


也是作的。


喻文州不觉得自己当年一点错都没有,毕竟年轻的时候都傻逼,谁没年轻过呢。但人是利己的,“有一点错”已经是极限,不可能觉得自己的错比别人多。




看喻文州在那琢磨半天没说话,叶修面上摆了个四平八稳的表情,其实内心早就乐开了花。叶修把人摸得透透的,看反应就能猜到想法。


所以叶修走近了一步,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经过,嘴唇贴着喻文州的耳廓说道:


“你看我现在,脸不错,器依旧大,活儿也没退步,”叶修话锋一转,“以前是我不好,考虑一下给个机会?”






——TBC——






my鹤宝 @帥不過三秒 点的破镜重圆,可我CP怎么会分手呢!想分手理由把我搞死了


所以现在变成了霸总小作精【并不是】




叶:我惯的,谁有意见?

未来和你 和最闪耀的你 

生日还是画了初恋卡(

(。◕ˇ∀ˇ◕)就是这样!希望走过路过的好心人闷可以顺手点个心愿单 帮 @红茶玛奇朵  @不惑 这两摊主鹅过审,她们摊名也好可爱的!

哦对摊上还有我的一丢丢无料,谢谢大家啦(滑跪


概率:

抱歉占用一下tag!

发个图透,P1是之后会出的立牌(同柄应该还会有别的东西一起出)

通贩会有的,cp24场贩尽量赶上!


P2是为了帮助 @不惑  @红茶玛奇朵 两位大哥的摊子过审临时加的吧唧小料,一起的应该还会有两张明信片。吧唧镭射还是要镭射的,就是膜估计会变orz

【cpp地址在这里:http://www.allcpp.cn/c/143146.do

小伙伴们方便的话帮忙点个推荐或者心愿单吧!非常感谢!!我替两位大哥操碎了心(


如果有想要的朋友们可以评论留言说一声!!我看看搞不搞得起来!

谢谢大家了!!!(土下座


摸了张凌卡丘 bug挺多应该先滑跪了

快画完的时候室友看到了也开始在旁边pikapikapika(小企鹅挠头